•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八十七章 別來無恙與一見鐘情(下)

    作者:唐家三少

        雖然這其中肯定不包括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所珍藏的那些階魂導器,但霍雨浩所作出的貢獻,至少也足以讓史萊克學院魂導系少研究數以百年計的時間啊!

        玄老在一次回信中就曾經說過,霍雨浩已經是史萊克真正的英雄,他為學院所作出的貢獻,無人能及。并且已經提請海神閣會議審議并通過了霍雨浩在海神閣中占據一席之地的提議。雖然還沒有回去,但霍雨浩已經是海神閣真正的一份子,從在學院的地位上來說,和帆羽這個魂導系副院長是齊平的。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身為一名八級魂導師,帆羽當然明白繪制魂導器核心法陣以及構造圖紙的難度有多大。盡管霍雨浩有著精神屬性的靈眸武魂,有著不小的優勢。可是,他每天都只能在晚上進行繪制啊!白天他還要進行魂導器制作和研究。可以說,一天十二個時辰中,他能有兩、三個時辰在休息就不錯了。而且還都是在冥想狀態中度過的。

        兩年來,別看霍雨浩在魂力方面提升的不多。可是熟悉他的帆羽卻能清晰的感覺到,霍雨浩和兩年前又已經有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甚至有的時候他口中說出的一些魂導器理念連帆羽聽著都有些茫然。用軒梓文的話說,如果魂力足夠的話,說不定這小子已經是一位七級魂導師了。

        明德堂主鏡紅塵如果知道這次交流學習自己引狼入室引來的乃是一頭狼王,不知道心中會是何感想。

        正因如此,當霍雨浩提出要和王冬外出游歷的時候,帆羽幾乎是沒有考慮就答應了下來。他只是純粹的希望霍雨浩和王冬出去能夠好好放松一下,讓自己這幾年以來一直緊繃的神經放松幾分。從十一歲進入史萊克學院到現在十七歲,短短六年時間里,霍雨浩幾乎完成了普通人二十年也做不到的學習與研究啊!他不只是一個天才,更是一個有著堅持不懈拼搏精神的勤勉學員。

        一餐晚飯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了。

        四人一起走出飯店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

        “王冬你找了住的地方么?”帆羽向王冬問道。

        王冬搖了搖頭,道:“沒有。我來到史萊克城之后,就第一時間找到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了。”

        帆羽皺了皺眉,道:“這么晚了。恐怕日月學院那邊不會讓你入內。住的地方也不太好找了。”

        和菜頭嘿嘿一笑道:“老師,這您就不用擔心了。有小師弟在,那些門衛能發現的了才怪。就讓王冬去他那里湊合一晚上得了。”

        帆羽愣了一下,他主要從事的是魂導器研究,也是對霍雨浩在魂導器方面的造詣更熟悉一些。

        霍雨浩也笑了,瞥了王冬一眼,道:“我的模擬魂技可是進步很大哦。老師您看。”一邊說著,也未見霍雨浩釋放出武魂,他身邊的空氣輕微的扭曲了一下,王冬就那么憑空消失不見了。

        帆羽大吃一驚,“這是?這是你那模擬魂技?你怎么把他變沒了

        霍雨浩笑道:“不是變沒了,是將他模擬成了我的影子。簡單來說,其實就是通過精神力對光線的折射,讓人暫時看不到他而已。但不能超出一定范圍而且,不能被碰觸。否則就會被發現了。”

        帆羽道:“這已經足夠神奇了。簡直就像是隱身術一樣啊!”

        霍雨浩道:“隱身術可說不上,因為氣息還在。如果遇到足夠強大的對手單是憑借感知就能感覺到王冬的存在。不過,騙騙門衛卻是足夠了。”

        果然,四人堂而皇之的進入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王冬根本沒有被發覺。一直回到宿舍,霍雨浩才收回了自己的魂技。

        關好房門,霍雨浩臉上興奮之色依舊未褪,今天可以說是他這兩年以來最開心的一天。平日里的忙碌和醉心于魂導器研究此時全都拋到腦后。

        “王冬,你覺不覺得我們好像又回到了當初在咱們史萊克宿舍時候的日子了。”

        王冬回頭看著他,此時外面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房間中霍雨浩也只是開了一個壁燈而已光線有些昏暗。四目相對,不知道為什么,王冬目光略微有些躲閃。

        “不早了,早些睡吧。明天一早咱們就走,我家可是不近哦。”

        霍雨浩點了點頭,道:“那你先去洗漱吧。今晚就委屈你和我抵足而眠了。”

        王冬微嗔道:“想得美誰跟你抵足而眠?你睡地下,我睡床。有沒有待客之道啊!”

        霍雨浩哈哈一笑道:“行了吧你。當初我走的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哭的稀嘩啦的,晚上非要和我在一個床上睡。怎么,兩年過去都忘了?”

        王冬臉一紅,道:“你胡說。誰哭的稀里嘩啦了。一邊去。反正我要自己睡。大家年紀都大了,兩個男人睡一張床像什么樣子。”一邊說著,他已經沖入衛生間洗漱去了。

        霍雨浩有些無奈的自言自語道:“這家伙的潔癖是不是更加嚴重了?”不過,今天王冬能來看他,他真的很開心,無論王冬有什么要求,他都一定會遷就他。被褥他是不缺的,從儲物魂導器中拿出外出歷練時使用的被褥,在床邊鋪開。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床鋪,換上新的床單、枕巾和被套。把一切弄的清清爽爽。

        王冬洗漱的時間可是不短,他一路趕來,風塵仆仆。再加上霍雨浩又知道他有潔癖。也不急,徑自在地鋪上躺了下來。這一躺下,他才突然想到個問題。

        干嘛要睡覺啊!這么久不見了,晚上一起修煉他們的浩冬之力不是個好主意么?

        正在這時,王冬已經洗漱完畢出來了。手里拿著一條明顯是他自己帶來的藍色毛巾擦著有些濕漉漉的粉藍色長發。

        “咦,準備的很快啊!”換了身干凈衣服的王冬身上散發著一股清新的味道,緩步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睡衣十分松弛,看上去就是很舒服的感覺。

        霍雨浩躺在地上道:“我給你鋪好了床就后悔了。咱們干嘛要睡覺啊!應該修煉、修煉浩冬之力才對。你的魂力已經達到六十級瓶頸了,比我高的多,帶著我一起修煉,估計我的修煉速度能提升一大截呢。”

        王冬從床邊滑了下來,跪坐在霍雨浩身邊。霍雨浩下意識的扭頭看向他,道:“你還是坐上邊吧。我這是平時外出歷練時用的被褥,不算太干凈。床上的我都是新換的。前幾天剛曬過。”

        他話剛說完,卻發現王冬看著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對。下意識的問道:“怎么了?王冬。

        王冬抬起手,突然揉了揉他的頭,道:“答應我,今晚不要再修煉了。好好睡一覺。我來了,你不是很高興么?我希望你能帶著這份興奮入眠。你太累了。在我見過的人中,外貌明顯比實際年齡大的有兩個,一個是失去了小雅老師的貝貝大師兄,另一個就是你。你對自己透支的太厲害了。完全不給自己任何緩沖的時間是不行的。無論是魂力修煉還是魂導器研究,都幾乎沒有盡頭。如果你不能學會適當的放松自己,你早晚會崩潰的。這也是為什么這次我來找你,并且要帶你回我家一趟的原因,我希望你能放松下來。或許,那樣對你的修煉也很有好處。

        王冬的手十分溫熱,放在霍雨浩的頭上,讓他感到很舒服。他更能感覺到王冬話語中那份深深的關切與擔憂。

        “好,聽你的。今天我們都不修煉。好好睡一覺,我也去洗洗。”說著,霍雨浩從地鋪上跳起來,大步走進了衛生間。

        關上衛生間的門,霍雨浩立刻就倚靠在了一旁的墻上,淚水不受控制的瞬間奔涌而出。他強行壓制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是啊!他所承受的壓力究竟有多大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從穆老死的那一天開始,他就幾乎是進入了一個半瘋癲的狀態。他給自己的壓力太大、太大了。平日里,他看上去和普通人沒什么區別,可實際上,在這份重壓之下,他真的很辛苦、很辛苦。

        王冬的到來,再加上他這一番勸慰,終于將霍雨浩那根緊繃著的弦用親情般的溫暖軟化了下來。

        男人不是沒有淚,而是在承擔了壓力之后永遠都將情感掩埋在內心深處。因為不想被人看到軟弱的一面。更何況,霍雨浩的本質還只是一個大男孩兒,還并不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只不過他的心理斷奶年齡要比普通人早得多。

        痛痛快快的哭了一會兒,霍雨浩這才走到噴頭之下,脫掉衣服,讓熱水恣意的沖刷著自己的身體,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靈上的疲憊,似乎都伴隨著熱水的沖刷而漸漸淡化。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