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八十一章 劍癡季絕塵(下)

    作者:唐家三少

        那看似遲緩的天外隕鐵劍在緩慢橫掃的過程中,十米外,堅實的地面上出現了一道深達數米的溝壑,并且伴隨著季絕塵身形的滑動一直延伸,越來越深!

        在季絕塵閃身而出的一瞬間,仿佛是受到了氣機牽引,霍雨浩也動了。

        他的左腳猛然向前跨出一步,但卻并沒有像季絕塵那樣沖出,當他左腳落地的一瞬間,整個魂導試煉場內都迸發出了一聲低沉的悶響,距離他最近的八級魂導師軒梓文腳下居然都是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霍雨浩也是身體半轉,他沒有劍,卻有拳頭。沒有附帶任何魂技,更沒有釋放出暗金恐爪,純粹的右拳。

        但是,此時此刻,他的右拳居然完全變成了金色,一種凝實、hòu重,又充斥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氣勢的金色。

        兩人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演練好的一般,當那漆黑的長劍終于橫掃而至的同時,霍雨浩的身體也終于回轉,他那金色的右拳與那天外隕鐵劍的劍尖驟然碰撞在了一起。

        軒梓文踉蹌的后退了兩步,眼中充滿了駭然之色。當那拳劍相接的一瞬間,他只覺得以碰撞那一點為中心,方圓數十平方米的空氣仿佛都塌陷了一般,一切都變得扭曲而不真堊實了。盡管只是維持了一瞬,但他堅信自己的眼睛并沒有花。

        主堊席臺上,明德堂主鏡紅塵已經猛然站起身來,他吃驚的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無法理解那一拳、一劍碰撞的真諦。論威力,這樣的攻擊當然不在他眼中,可鏡紅塵卻清楚的感覺到,這決非簡單的劍與拳頭的碰撞那氣勢的提升,彼此的碰撞沒有任何華麗的魂技,但卻有著一種他看不透、也想不明白的東西。

        拳與劍,在碰拖后僵持了大約一秒下一瞬,一聲劇烈的轟鳴驟然爆響。

        “轟”

        以二人碰撞之處為中心,地面出現了大片龜裂、塌陷,瞬間向外圍延伸,足足延伸出了直徑三十米才漸漸收斂。

        霍雨浩和季絕塵也同時飛退,季絕塵雙手死死的握住天外隕鐵劍的劍柄,虎口處,鮮血涔涔。

        霍雨浩整條右臂的衣袖卻已是完全爆開一口鮮血也隨之從口中狂噴而出。他足足比季絕塵多退出近一倍的距離,落地之后又踉蹌了七、八步才站穩身形。

        他輸了?看臺上絕大多數觀戰的日月學院學員們第一反應都是一樣的。

        從第一天的謾罵,到眼睜睜看著霍雨浩完成了三十連勝,再到今天他先后擊敗了沈木蘇和荊紫煙。在日月學院學員們心中盡管不愿意承認,但也認可了他的強大。他們一直都在想著,究竟誰能夠擊敗他。而這個答案似乎此時已經有了。

        但霍雨浩卻沒有他們想象中的慌亂,站穩身形之后他也沒有再動,胸前起伏雖然有些劇烈,但眼中卻依舊金光湛然他抬起右手,默默的注視著自己冇那依舊是燦金色的拳頭,沉默不語。

        季絕塵落地之后也沒有動,他沒有霍雨浩退得遠,也沒有踉蹌幾步,更沒有口吐鮮血。可是,此時他的眼神卻已經不再鋒銳,甚至還帶著幾分恍惚。甚至連虎口處流淌的鮮血延著天外隕鐵劍滑落也恍若不覺。

        兩人就這么彼此站著,誰也沒有再出手的意思,如果不是他們之間的地面比之先前塌陷了足有近兩米更呈現出大片、大片的龜裂。到似乎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似的。

        軒梓文眼中的震撼漸漸恢復正常,他距離是最近的,感受也最為深刻,在雙方碰撞的那一刻,他清楚的感受到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出現在自己腦海之中,仿佛要將自己的靈魂撕碎一般。這也是為什么他驚駭后退的緣故。以他八級魂導師,八環魂帝級別的修為在那一刻竟然有幾分恐懼。

        以霍雨浩和季絕塵的修為,顯然是不可能帶給他這種感覺的,那么這種感覺就不是來自與魂力,但也不是單純的精神力而是一種對于軒梓文來說前所未見的奇異能量。這才是他最為震驚的地方。

        霍雨浩右拳上的金色漸漸褪去,這才能清楚的看到,在他裸露的右臂之上,有著無數細密的小口子,勾勒出一道道血線,那金光一消失,立刻有大量的鮮血涌出,將他整條右臂都染紅了。

        但霍雨浩卻有些不以為意似的,左手在右臂上撫過,血液流出頓時停止了,整條右臂被他自己冰封。然后他就盤膝坐了下來,雙目閉合,開始冥想。

        鏡紅塵向身邊的林佳毅低聲說了句什么,林佳毅直接從主堊席臺上飛身而下,快速來到軒梓文身邊,低聲道:“軒老師,誰輸誰贏?霍雨浩是不是輸了?”

        軒梓文苦笑道:“實話說,我不知道。這場比賽我無法判定輸贏。”

        就在這時,遠處的季絕塵身體突然晃動了一下,然后抬起頭,看向這邊,他的臉色變得異常的蒼白,但眼眸之中卻充斥著前所未有的興堊奮,“我輸了。”

        丟下這三個字,他又深深的看了霍雨浩一眼,踉蹌著轉身就走,但在行進過程中整個人卻很難保持直線,甚至在離開魂導試煉場之前還摔倒過一次。直到與他相熟的荊紫煙沖入場內扶住他,才將他順利的帶離場地。

        季絕塵輸了?怎么會輸了?看臺上,學員們頓時竊竊私語起來。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史萊克學院帶隊老師帆羽也已經快步來到了魂導試煉場內,走到林佳毅和軒梓文面前,道:“交流切磋就到這里結束吧。”

        “嗯?為什么?”林佳毅有些驚訝的看向他。

        帆羽指了指霍雨浩,道:“你也是八級魂導師,魂斗羅級別的魂師,難道沒發現雨浩已經進入了深度冥想狀態么?”

        是的,當霍雨浩這一次坐下之后,他整個人立刻就進入到了深度冥想之中,端坐在那里,整個人就像是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軒梓文低聲驚呼道:“明悟式深度冥想?”

        帆羽有些無奈的苦笑道:“恐怕是的。這小子的情況真是不能用普通魂師來衡量。給你們熱麻煩了。請轉告堂主,交流切磋就先到這里吧。相信堂主想要的結果通過這次切磋也已經差不多了。只是要暫時占用你們這里的場地,深度冥想是絕對不能被打擾的,我會在這里守著他。”

        軒梓文點了點頭,道:“這個我知道,我現在是他的指導老師,也陪你在這里守著他吧。林主任,堂主那邊就麻煩你了。”

        林佳毅皺了皺眉,但還是點了下頭,立刻返回主堊席臺去了。這可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誰能想到這個霍雨浩身上會突然出現這種變化呢,居然深度冥想了。

        明德堂主鏡紅塵得到這個消息之后也感到很詫異,但緊接著他心中就升起了一絲深深的擔憂。表面看,這次交流切磋比賽自己想要得到的效果全部取得了,根據老師們的反應,學員們回去之后都有很良性的反應,都在討論如何更好的戰勝魂師,如何與魂師對抗。可以預計,等這次交流切磋比賽結束之后,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必將掀起一番修煉的狂潮。

        可是,霍雨浩的收獲就小么?明悟式深度冥想,冇可以肯定,他在之前與劍癡季絕塵的碰撞中又有進步了,而且應該還不小。幸好這小、子還年輕啊!如果他要早二十年出現在史萊克學院,恐怕……

        鏡紅塵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無論如何,自己的孫子、孫女都還在史萊克學院,就算他再怎么想收拾了霍雨浩,也不能不考慮自己孫、子、孫女的安危。只能在信里暗自安慰自己了,霍雨浩年紀還小,至少不會影響到未來帝國的大事。而他既然能夠在日月學院取得這樣的突破,那自己的孫子、孫女在史萊克學院那邊又為什么不行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鏡紅塵心中也就平衡了。立刻讓林佳毅宣布交流比賽的結束。霍雨浩最終以三十三戰全勝的戰績結束本次交流。終究沒有日月學院的學員擊敗他。但他接下來的交流切磋也無法進行了。那些壓了他過不了五十場的日月學院學員們總算賺回來一點。

        一天之后,鏡紅塵又得到了一個好消息,劍癡季絕塵回去之后,竟然也進入了深度冥想狀態。而且還是和霍雨浩一樣的明悟式深度冥想,總算是給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挽回了一絲顏面。

        但是,無論誰也沒有想到,霍雨浩這次深度冥想的時間竟然會那么長。

        帆羽和軒梓文在決定守護霍雨浩的時候,就讓人搭了個棚子。但是,當霍雨浩的深度冥想到了第七天還沒有絲毫醒來跡象的時候,他整個人身上已經是一層塵土了。

        兩位老師不得不在不影響霍雨浩修煉的前提下,以他為中心搭建了一個大帳篷。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