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七十六章 敲竹杠與切磋(中)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淡然一笑,道:“我的實戰經驗很豐富,不需要增加了。堂主您還是另請高明吧。我來這里是為了學習的,不是和人爭斗。”

        鏡紅塵臉色頓時有些難看,道:“行了,說條件吧。”

        霍雨浩嘿嘿一笑,道:“還是您了解我。

        鏡紅塵看著霍雨浩那瞬間變化的臉色,真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但他又不得不承認這個年輕人的優秀,和自己的孫子、孫女比起來,他雖然不認為霍雨浩的戰斗力更強,但至少在為人處世方面,笑紅塵和夢紅塵就遠遠無法和這個年輕人相比了。

        “說吧。我可先說好了,配額不能再漲了。最近學院里也是經濟緊張。”鏡紅塵先給霍雨浩打了預防針。

        霍雨浩道:“堂主,您看這樣行不行?您也不是小氣的人。我可以向您保證,在比試的過程中絕不重創或者殺死對手。如果我贏了呢,我只想要一些彩頭而已。您可以將我的對手增強到六級魂導師的水準,六級以下,包括六級,都可以。我贏一場,您就給我一公斤的稀有金屬,隨便我挑選。您看如何?”

        贏一場一公斤稀有金屬?這個條件到還真不算苛刻了。絕大多數稀有金屬的密度都是很大的,有的只需要很小一塊就有一公斤重了。

        鏡紅塵略作思考之后,道:“好吧。就按你說的。不過,我可說好了。你輸掉的比賽,我也不要你付出什么,但你也別管我要了。”

        霍雨浩挺起胸膛道:“那是當然。只要您信守承諾多少場比拼我都接下了。我窮得很,就靠這個發家致富了。對了,剛才忘了我的紅塵庇佑您是不是應該還給我?”一邊說著,他向鏡紅塵伸出了右手。

        鏡紅塵還真不想給他,不過看著這小子一臉無賴的樣子卻又抹不開面子。無論怎么說,他總算沒將當初自己丟人的事說出來。而且身為封號斗羅、明德堂主,他又怎能就這么收回送出去的東西呢?穆老可真是舍得,居然將史萊克學院唯一一件魂導器給這小子了。

        一邊背紅塵庇佑遞還給霍雨浩,鏡紅塵對霍雨浩在史萊克學院的地位又有了全新的認知。連九級魂導器都能拿出來,他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啊!

        “多謝堂主。那您的切磋擂臺什么時候準備好了通知我一聲就好。您放心如果您賣對外賣門票的話,我就不抽成了。”

        鏡紅塵險些飛起一腳將這小子踹出去笑罵道:“趕快滾。”

        霍雨浩這才哈哈一笑,重新向外走去。

        “等一下。”同樣是走到門口時,他又一次被鏡紅塵叫住了。

        霍雨浩停下腳步,回頭問道:“堂主大人,您不是讓我趕快滾么?還有什么事?”他心中暗想,想嚇死我么?這還有沒有完啊!

        鏡紅塵認真的道:“雨浩,如果你愿意過來史萊克學院給你什么條件,我們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開雙份。你考慮一下。”

        霍雨浩愣了一下,他能看出鏡紅塵眼神中那份真誠,可惜,道不同不相為謀啊!輕輕的搖了搖頭道:“謝謝您的認可。可是,我不能。”說完這句話,他終于離開了鏡紅塵的辦公室,這一次,鏡紅塵只是一臉失望之色,卻并沒有叫住他。

        “堂主,賣票我覺得是個不錯的主意。咱們學院那些小家伙,又有哪個缺錢的?羊毛出在羊身上。霍雨浩這小子敲竹杠,學院里最近花錢的地方也多,您看……。”林佳毅試探著問道。

        鏡紅塵眼中一亮,點了點頭,道:“你安排吧。”

        “是。”林佳毅心中對鏡紅塵是由衷的敬佩。這次時間鬧的如此之大,令身為明德堂主的他極為被動。但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鏡紅塵卻依舊不忘學院發展。讓霍雨浩與本學院學員進行切磋,看上去是被這小子敲了竹狂。可實際上,這件事如果安排的好,既可以轉移學員們的注意力,又能讓學員們增強與魂師對抗的意識,增加魂導師面對魂師戰斗時的經驗。甚至還能更多的了解一些霍雨浩的能力,為下一屆將在日月帝國舉辦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做準備,可謂一舉多得,賺錢到在其次了。

        等霍雨浩回到自己宿舍的時候,他幾乎是一頭栽倒在床上,心理壓力實在是太大了。直到此刻,他的心臟才“砰、砰、砰”的劇烈跳動起來。仿佛要從胸口跳出去似的。

        剛從沉睡中清醒過來就面臨了艱巨的考驗,最終由壞事變好事。鏡紅塵讓他與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學員們切磋的目的霍雨浩大約也能猜到幾分,之所以答應下來,一個是為了能獲得更多的稀有金屬,另一個,他也確實是需要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了。

        自從進入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之后,他的精神就一直處于緊繃狀態,無論是學習,還是偷學畫圖,再加上這次的事,他都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

        極限單兵計劃有專門的心理課程,老師教過他,當自身心理壓力積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需要找到適合的發泄途徑去發泄,不然會逐漸形成心理問題,對于他這個年齡的年輕人來說尤其是如此。

        “砰、砰、砰。”敲門聲響起。

        霍雨浩在床上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也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了幾分,這才走上前開門。和他想象中一樣,門外正是帆羽、和菜頭。

        一看到霍雨浩沒事兒,二人的表情都有明顯放松下來的感覺,趕忙走進房間,和菜頭將門關好。

        “小師弟,你可是差點急死我和老師啊!我聽咱們學院其他人說,那天的情況極為危險。你這一昏迷就是幾天時間,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那邊雖然也讓我們去看了你一次,但我們也看不出問題所在。幸好你沒事。”雖然史萊克七怪已有排名,但和菜頭還是愿意叫霍雨浩小師弟。畢竟只有他們兩個是魂導師。

        霍雨浩撓撓頭,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昏迷了過去,那天真的是很危險。本體宗太強大了,他們似乎對明德堂內部很熟悉似的,突然暴起突襲。明德堂損失慘重。”

        當下,他將那天的見聞簡單的說了一遍,但卻并沒有說出自己通過地道進入明德堂內部的情況。

        霍雨浩有他的考慮,那個巨型金屬人事關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讓帆羽老師和二師兄知道并不見得就是好事。而且,他也怕從而引出自己和雪女之間的關系,他只是說雪女自爆了。并沒有多說。關于巨型金屬人,霍雨浩已經想好了,在回到史萊克學院之前誰也不告訴,一切都等回去再說。

        聽了霍雨浩的講述,帆羽頓時眉頭緊皺,“這件事情有些不對,十萬年魂獸胚胎固然價值連城,但它最多也只是能惠及兩名魂師而已,這還是在魂環和魂骨分開的情況下。而本體宗的這次偷襲,幾乎是對明德堂造成了致命的打擊,明德堂的損失難以計算。也同樣和明德堂結下了死仇。如果只是為了一件至寶就這樣做,真的值得么?而且,本體宗也從來都不缺錢,我不認為他們會因為那一億金魂幣的懸賞而來。”

        和菜頭道:“老師,無論他們是出于什么目的,對咱們都沒壞處。明德堂損失越大,也就意味著日月帝國國力的損失,以后戰爭出現的時間可能就會更晚一些。”當和菜頭說道未來戰爭的時候,眼神中有一些奇異的光芒,而當他說起日月帝國之時,似乎和他自己毫無關系似的。

        霍雨浩心中暗嘆,二師兄真的是從仇恨的陰影里走出來了么?還是那份仇恨埋藏的更深?他似乎并不是想要奪回什么,而是毀滅啊!自從認識橘子之后,霍雨浩對人心中的仇恨又有了全新的認識。

        他從珂珂那里偶爾能夠聽到一些關于橘子的消息,橘子似乎是加入軍隊了,至于是什么職位他并不清楚。只是聽說好像橘子跟著軍隊一起前往日月帝國西疆海域和侵擾海疆的海魂獸作戰去了。走了之后還一直都沒有回來過。

        帆羽點了點頭,道:“話雖然是這么說,但我們史萊克學院位置敏感,還是必須要搞清楚各方面之間的關系才好。

        雨浩,你分析一下,這件事最可能是什么情況。”

        霍雨浩知道老師這么問隱含著考察自己的意思,沉吟道:“本體宗突襲,但他們卻全部身穿黑衣,并且蒙面,并沒有露出自己的外貌,這樣一來,就算明德堂能夠猜到是他們做的,但在沒有明確證據的情況下,本體宗大可以不承認。本體宗在沉寂了這么多年之后,一出現就做了這么一件大事,目的無非就是那幾個。”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