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七十四章 雪帝(上)

    作者:唐家三少

        霍雨浩此時宗今是冷眼旁觀,感受著這三位在自己精神之海說話,著實有些奇異。

        明德堂地下基地內,—片狼藉.除了追出去的明德堂強者外,修為較弱的一批人留下來也開始救死扶傷了。

        霍雨浩自然也是在被救死扶傷的范圍內,很快他就被發現,確定他還活著后,被人抬到一旁較為安全的地帶。他也所幸裝暈,暫時起碼是安全了。

        “雪女,我先幫你凝聚本源之力,或許,你還有機會恢復呢。”冰帝一邊說著,一邊就想要控制著霍雨浩的冰系魂力來幫助雪帝壓縮它那本源之力形成的透明液體。

        但很快冰帝就發現了不對,因為,它根本無法像當初那樣去控制霍雨浩體內的力量了。

        “雨浩,別看戲了。趕快幫忙。”冰帝沒好氣的說道。

        霍雨浩苦笑道:“冰帝,我可不是看戲啊!我是怕冒然出聲被雪帝誤會。”

        雪帝是有點誤會了,感受著霍雨浩的氣息,她吃驚的道:“冰兒,你、你這是寄居在這個人類身體里?你怎么會屈尊降貴至此,究竟發生了什么?咦,是你。就是你把封神臺砸壞,放我出來的?”

        霍雨浩無奈的道:“但你那時卻是恩將仇報,連我也凍住了。如果不是有冰帝的力量在,我恐怕就變成一具真正的冰雕了。”

        雪帝怒道:“你們人類沒有一個是好東西。我不需要你幫。”

        冰帝嘆息一聲,她知道,充滿疑惑的雪帝脾氣上來,沒有人能改變她,唯有先把事情說清楚才行了。

        當下,她盡可能簡單的將自己如何遇到霍雨浩和天夢冰蠶,并且被天夢冰蠶說服,成為霍雨浩第二武魂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

        雪女默默地聽著,它的情緒波動明顯很大而霍雨浩也借著這個機會,在冰帝的指導下,運用自己極致之冰的魂力幫助雪帝將她那剩余的本源之力凝聚成一顆透明的小珠,穩定在自己丹田之中。

        感覺上,現在的雪帝就像是當初的伊萊克斯,只剩余這本源神識。比伊萊克斯好一些的是,她這神識是完整的,并非碎片。但從神識的層次來看,雪帝還是不能和伊萊克斯相比的。如果沒有霍雨浩體內極致之冰魂力的守護恐怕它這本源之力就要開始揮發、消散了。

        “冰兒,沒想到你竟然選擇了這樣一條路。”雪帝聽完了冰帝的講述之后,不禁嘆息一聲,情緒也隨之平靜了許多。

        冰帝苦笑道:“我也是沒辦法啊!如果不走到了最后關頭,哪怕還有一絲機會我也不會愿意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別人。而現在我只能盡全力去幫助雨浩,希望有一天他真的能走到那一步吧。”

        雪帝道:“天夢。”

        “哎我在、我在。”天夢冰蠶屁顛屁顛的再次出場了。

        雪帝道:“沒想到你倒是有情有義,自己找到了一條有可能成功的路,還記得冰兒。就沖這一點,冰兒跟著你也算不虧了。你以后要好好照顧她。”

        “好,好的。”天夢冰蠶忙不迭的答應著。

        “雪女,你這是什么意思?”冰帝沉凝道:“雪女你真的不愿意和我走一樣的路么?”

        雪帝苦笑道:“不是我不愿,而是不能。你的情況和我不同。我已經選擇了重修成人,自身力量被壓制在了本源之力內,如果我重修成功這份力量會隨著我的人類身體逐漸釋放出來,重新化為我的力量。而現在這部分力量還在。你認為這個人類能夠接受得了我這份壓縮了的本源之力么?”

        “而且當初天夢是給你預留了一個無主的武魂,讓你能夠融入起來。但現在又哪里有我的位置?我留下,就會成為這里的一個定時炸彈。一旦爆發,不但這個人類要死你們兩個也一樣要死。沒有了本體,我的本源之力就處于極其不穩定的狀態之中,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雪帝聽了冰帝之前的解釋后,她其實也走動心的,她也承認,天夢冰蠶選的這條路,對于它們這些走到盡頭的魂獸來說,算是不錯的機會了。一旦霍雨浩成神,它們很有可能就能夠解脫出來。但問題擺在眼前,她和冰帝的情況并不相同。這里根本沒有她的位置,一旦融合,那就是大家一起死了。

        冰帝沉默了,是啊!自己將雪帝引來,但又怎能幫得了她呢?它也能夠感覺得到,雪帝的這份本源之力是十分不穩定的。雪帝可以說現在已經失去了掌控自己本源之力的力量,一個不好,那可就是災難啊!

        “天夢。怎么辦?你想個辦法。”冰帝忍不住向天夢冰蠶說道。

        “我……”,天夢冰蠶苦笑道:“我能有什么辦法?雖然從修為上來看,當初的我比你們要高。可實際上的能力,我和你們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雨浩身體里的情況你們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潛能已經被我們逐步開發出來了,但要說能夠承受雪帝的本源之力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冰帝急道:“就一點辦法也沒有么?”

        天夢道:“如果雪帝能夠控制自己力量的話,也像我們那樣封印住雨浩不能吸收的那部分,然后化作你這武魂的第二魂環,應該也有保住智慧的機會。可是,雪帝本身的境界還在你之上,如果融入你所化的武魂之中,結果必然會相互排斥,那可不是鬧著玩兒的。而且,現在雪帝也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本源力量啊!”

        冰帝斷然道:“那這樣行不行?我把自己的力量撤出去,讓雪女重新融入冰武魂,接替我的位置。”

        天夢無奈的道:“你當這是游戲嗎?說讓就能讓的?你的力量已經與我所產生的冰武魂完全融為了一體。別說沒有雨浩的同意你根本不可能剝除自己的力量,就算你能剝除的了,結果也只有一個那就是冰武魂破碎,大家一起死。”

        雪帝的聲音變得溫柔了許多,“冰兒,別這樣。其實,我們在這個世界上都活了幾十萬年,我比你活的還要久遠。在我剛出生的時候,這個世界上甚至還沒有人類。死亡對我們來說真的可怕么?我并不這么覺得。或許,這只是一個新的開始而已。如果有來生,希望我們能夠化為不同的性別,那時,我一定娶你。別了,冰兒。”

        一邊說著,雪女的本源之力在霍雨浩丹田中輕微一掙,竟然如同游魚一般向外游動,霍雨浩的魂力根本限制不住它的力量,只能眼睜睜看著它要脫離自己的身體。

        天夢冰蠶目瞪口呆的道:“什么情況?冰帝,你和雪帝難道……………”

        “閉嘴!”冰帝尖叫一聲,聲音中已經有了哭腔,“雪帝,你別走,我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雪帝輕嘆一聲,“我必須要走了。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壓制這本源之力多久,我走之后,你們盡快離開這里,一旦我的本源之力爆炸,會比剛才更加恐怖。冰兒,天夢很好,以后對它好點。”

        “你不用走。”就在這生離死別的時刻,蒼老的聲音響起,霍雨浩此時體內的第四個智慧終于出聲了。

        “伊老。”冰帝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伊老,您幫幫雪女吧。只要您能幫它活下來,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伊萊克斯淡然一笑,道:“放棄你的靈魂也可以嗎?”

        冰帝呆了一下,然后堅定的道:“可以。”

        伊萊克斯沉默了片刻,道:“我仿佛看到了什么。你們都在精神之海顯形吧。這件事還要雨浩做主。畢竟,我們都是寄居在他的身體里。

        濃郁的精神波動中,霍雨浩精神內視,一片無邊無際的金色海洋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顯然是來到了自己的精神之海旁。

        冰帝自然是化為了冰碧帝皇蝎的模樣,天夢冰蠶也依舊是那身上十個金色魂環閃耀的大蟲子模樣,跟在冰帝身邊。

        雪帝的模樣卻令霍雨浩震撼了一把。

        她的外貌是人類模樣,十七、八歲的少女,一頭潔白的長發一直在腦后垂到腳下,天藍色的眼眸空靈通透,仿佛能夠看穿世間的一切。修長的嬌軀完美無瑕,一襲白色長裙雖然沒有半分的裝飾,卻令她顯得那么的高潔、絕色。

        哪怕只剩余本源的力量,雪帝幻化出自己的身體依舊一絲不芶,宛如臘雪寒梅,卓爾不群,傲雪欺霜。

        霍雨浩在精神之海中幻化而成的自然是他本體的模樣,只是在他身上多了一層冰帝他們所沒有的淡淡金光。

        伊萊克斯的身影虛空浮現而出,金色的長袍上有著瑰麗紋路,白發、白須,滄桑中帶著古樸與深邃。

        當雪帝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身體明顯震了震,霍雨浩立刻就感覺到雪帝本源之力的躁動。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