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二十八章 海神閣之光明(上)

    作者:唐家三少

        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明德堂。

        這是一座寬闊的廳堂,整個大廳內的裝潢竟然全都是金屬風格的,以淡金色調為主。并不奢華,但卻充滿質感。一方匾額高懸于廳堂入口上方,暗金色的大字有種威懾群倫的感覺,明德堂。

        “起來吧。”大廳內側正中的椅子上,瑞坐一人。看上去不過四十多歲的年紀,身材不高,但卻很寬闊。用最簡單的話來形容,就是矮胖。

        矮胖的身形無疑是不適合長發的,可他卻偏偏留了一頭長發,棕紅色的發絲披散在腦后,更讓他那短粗的脖子有些看不清了。

        在他身前有一人匍匐在地,此時如獲大赦般站起。

        “堂主,這次我帶隊不利,請您責罰。”站起來才能看清此人的相貌,可不正是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那位最終帶領學員們參加決賽的帶隊老師么?只不過,現在他的臉上卻滿是誠惶誠恐之色,似乎是心中已經怕到了極點。

        從他的稱呼上就能看出,那矮胖的中年人居然就是赫赫有名的明德堂堂主。也就是笑紅塵和夢紅塵的祖父。單從外表,卻看不出他的實際年齡。

        “你也沒有什么錯,很多時候,事有湊巧也并非你一個人能夠掌控的。而且,這次雖然死了幾人。但你們的收獲也還算不小。至于審半之劍,我會親自去一趟史萊克學院的,總不能讓它落在對方手中。本屆大賽的結局雖然令人失望,不過,老夫也不屑于在史萊克學院自身出現問題的時候戰勝他們。”

        明德堂主的寬容令帶隊老師有些震驚,在他的記憶中,這位堂主的脾氣可不是這樣的啊!抬頭悄然看去,發現明德堂主肥胖的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似乎真的沒有生氣似的。

        “多謝堂主。”帶隊老弈這才大大地松了口氣。

        明德堂主的心情似乎很好,“你知道這次你們的收獲讓我最滿意的是什么嗎?”

        帶隊老師試探著道:“是那個十萬年魂獸化人胚胎么?”

        明德堂主搖了搖頭,道:“不,那個雖然是收獲,但我們也付出了大量的財富,只能說是對等交換。當然,那個胚胎落入我手中和落入別人手中的意義又不一樣。但也同樣帶給我們不少麻煩。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三撥人想要潛入我明德堂偷東西了。這就是懷璧其罪的道理。而且,還有那封神臺口雖然在九級魂導器之中,封神臺算不了什么,但也確實是需要九級魂導師的實力才能制作,我倒是很想知道,在咱們日月帝國的九級魂導師之中,是誰得到了這件至寶后賣給星羅帝國,而不是交給我明德堂的。”

        說到后面這句話的時候,明德堂主眼中兇光閃爍,嚇得那位帶隊老師趕忙又跪伏在地上。

        “繼續猜口”明德堂主淡淡的道。

        “那、那去...…”帶隊老師額頭上又開冇始冒汗了,“是我們帶回來關于史萊克學院那些學員的情況么?”

        明德堂主道:“這可以算是一個方面。三個雙生武魂,史萊克學院真是好大的手筆,而且還有一個極致武魂。本來史萊克學院已經答應了和我們進行學員交流,但昨天卻傳來消息,說是因為史萊克學院內部原因,這份交流學習要推后進行。至于推后多久,他們還要經過研究決定。看來,他們是怕我們對那些學員下手啊!不得不說,在尋覓魂師人才這方面,全大陸確實是沒有誰能超越這史萊克的。真是有些可惜了。但是,這還不是你們此行最大的成就。”

        帶隊老師有些茫然了,不解的看向明德堂主。

        明德堂主緩緩站起身,他的身高還不到一米五,但腰圍卻絕對超過一米五,雙手背在身后,有金絲紋路的黑色長袍遮蓋住他圓滾滾的肚子。

        緩步走到帶隊老師面前,突然抬起一腳,將帶隊老師踹了個跟頭,“本堂主之所以不殺你,是因為你讓笑和夢這兩個小家伙在這次比賽中感受到了危機,知道應該沉淀了。回來以后就主動要求閉關。這才是你們此行最大的收獲。滾吧,至少在短時間內別讓我看到你,否則,我一定會記起死去的那幾個孩子,讓你下去給他們陪葬。”

        “是、是…。”帶隊老師不怒反喜,他知道,自己這條命總算是保下來了。他根本就沒有起身,而是就那么躺在地上,真的滾了出去。

        看著他滾走的樣子,明德堂主皺了皺眉,“饕餮斗羅竟然親自前往星羅城壓陣。好啊!五年之后,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這只饕餮,能否壓得住我我這只蟾蜍。哼!”

        說完這句話,他轉身向后堂走去。穿過大廳,在一處有著金屬雕刻的墻壁前停下腳步。只見他胸前光芒一閃,一個奇異的金色符文就像是從他胸口處飛出去了似的,烙印在面前的墻壁之上。

        頓時,整個墻壁仿佛都活了過來,伴隨著輕微的機括聲響兩側裂開,隱約中,似乎有幾位恐怖的能量波動在這墻壁裂開的時候一閃而逝。而明德堂主卻是無動于衷。

        昂首闊步而入,明德堂主走進裂縫,墻壁自然合攏。

        十分鐘后,明德堂主已經來到了一個沒有任何窗戶的靜室之中。

        這間靜室的布置也依舊是全部的金屬。

        無論是房頂、地面還是四周的墻壁,全都鋪滿了金屬雕刻。

        如果有魂導師在這里就能看出,這些金屬雕刻居然都是類似于核心法陣的存在,不但十分復雜,更有種瑰麗的感覺。

        靜室中心,有一根正方形的金屬柱豎立。金屬柱大約有一米五高,上面放著一件東西。

        那是一個木制的托,上面鑲嵌著至少百余顆各色寶石。在這個不大的木托之上,一團氣流在那里輕微的波動著。

        這團氣流呈獻為白色,柔和的白色如同氣流,但卻隱隱有些形狀若隱若現,但卻很難通過視覺直接感受到它的神奇之處。

        這團氣流卻是凝而不散,隱隱的左沖右突,想要沖出重圍似的。而它下面那個木托卻在它沖擊的過程中不斷散發著一層淡金色的光罩將它籠罩在內,令其無法突破。

        沒錯,這個木托,正是當初在星光拍賣場頂級拍賣會上的最終大軸拍品,封神臺。而它封印著的,也正是一個十萬年魂獸胚胎。

        靜靜的站在封神臺前,明德堂主雙眼微瞇,他竟然直接向那封神臺中封印著的十萬年魂獸胚胎開口說話了。

        “我能感受得到,你的力量很強大。通過各種實驗,已經漸漸證明了我的猜想。你并不是一只普通的十萬年魂獸。如果誰在得到你之后想要直接將你吸收化為魂環、魂骨。那么,他一定會死的很難看。因為,我能感覺得到,就算是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想要將你的力量吸收恐怕都十分困難,甚至有可能會遭受到反噬。對么?”

        那團白色氣流竟然真的像是在傾聽明德堂主的聲音似的,居然安靜了下來。在淡淡的白色霧氣之中,一個小小的人形若隱若現,就如同人類的嬰兒似的。

        “所以,我相信我的猜側是正確的。”明德堂主笑吟吟的道:“星羅帝國那個冇星光大拍賣場的背景我很清楚,星羅帝國皇室。他們把你拿出來拍賣,無非是為了給我制造麻煩,讓本堂主去思考這封神臺是誰的作品。同時再利用懷璧其罪的道理引誘大陸各方強者來攻擊我明德堂。這又有什么呢?讓他們來好了。反倒是對我明德堂防御能力的一個檢驗,明德堂的弟子們,本就不應該過的太過安逸,不是么?”

        “可惜,星羅帝國犯了個大錯,就是他們沒有看清你真正的實力。所以說,其實真正占了便宜的是本堂主才對。你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十萬年魂獸,而是一只沒能沖破瓶頸,修為至少也在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魂獸,對不對?甚至你有可能都不是第一次沖擊屬于你們魂獸世界的那個瓶頸了。只不過最終沒有成功。我很好奇的是,按照我們人類對你們的了解,魂獸似乎只有在十萬年的時候才有一次選擇重修成人的機會。可為什么你卻是在突破巔峰未成功之時依舊能這么做呢?這真是讓我十分的好奇。”

        “放心吧,在我這里,你一定會被物盡其用的。我會好好的研究你,將你的每一分力量全都壓榨出來。這才能不辜負你那至少接近二十萬年的修為。真是太好了,說不定,我還能幫你一把,讓你的整體力量先突破那個瓶頸,提升到超級魂獸的程度,然后再將你的力量剝離出來。對于魂師來說,想要吸收你的力量很難,但對于本堂主來說,卻也并不是沒有辦法的。可惜的很,本堂主已經九環齊備,所以,只能將你的力量給我那個天才孫子了。以后大家總是一家人。”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