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朱晴冰蟾夢紅塵(中)

    作者:唐家三少

        “噗通。”貝貝的身體,居然就那么直挺挺的向后倒去,摔在了比賽臺之上。而哪怕是身體接觸比賽臺之后反彈而起時,他也沒有再做出半分的動作。

        這一刻,不只是觀眾們看得目瞪口呆,史萊克戰隊這邊,所有人也是同時起身,一個個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分明是貝貝的雷霆龍首擊潰了對方的攻擊。可是,為什么他在彎曲沒有和對方接觸的情況下卻倒地不起?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發生了什么?

        就連比賽臺上的天煞斗羅黃津緒都有些呆滯了,因為他也不知道貝貝是為何而倒。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都沒有倒下的道理。

        可是,他就是倒下了,這也意味著這場比賽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獲得了勝利。

        天煞斗羅黃津緒用一股柔和的魂力托著貝貝的身體緩緩飛到史萊克戰隊眾人面前,霍雨浩趕忙上前接住自己的大師兄。他發現,貝貝臉色蒼白,就是這么一會兒的工夫,他的呼吸居然已經變得十分微弱了。整個人的生命氣機似乎都已經被封死了似的。更可怕的是,貝貝的皮膚顏色正在變白,就像夢紅塵身上的白,但卻并沒有她那種晶瑩的通透感。

        夢紅塵緩緩走到比賽臺中堊央,冷冽的目光看向史萊克戰隊的待戰區方向,右手抬起,伸出食指指向待戰區中的眾人。冷冷的道:“下一個。”

        凌落宸緩緩挺直腰桿,史萊克戰隊這邊,第三個上場的正是輪到了她。

        突然間,王言和霍雨浩幾乎同時叫出聲來…

        “我知道是她的武魂是什么了?”

        “我想起來了。”

        前一句是霍雨浩的聲音,后一句來自王言,霍雨浩的判斷來自于腦海中突然驚醒的冰碧帝皇蝎,而王言的半斷,則來自于他博覽群書的知識。

        霍雨浩和王言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道:“她的武魂是,朱晴冰蟾。劇毒。”

        當霍雨浩接住貝貝的那一瞬,在他精神之海中沉睡的冰帝驟然而醒,叫出了朱晴冰蟾的名字。

        霍雨浩趕忙詢問這朱晴冰蟾是什么,冰帝的回答就是,冰屬性的劇毒魂獸。在極北之地被稱之為夾縫中的王者,因為它的領地在極北之地外圍與人類世界接壤的地方。

        因為族群數量極少,而且行蹤飄忽,十分罕見。這朱晴冰蟾最強大的地方就是毒,吸收天地至寒之氣修煉而成的劇毒。之所以并不深入極北之地深處,一個是因為那里有極北三大天王坐鎮,另一個,也是因為這朱晴冰蟾雖然通體都是冰屬性,但一雙眼睛卻是火屬性的,極為特殊。并不太適應極寒之地。而是通過自身冰火兩種能力交替來產生那特殊的寒毒。

        朱晴冰蟾所過之處,都會留下劇毒,長久不衰。哪怕是比它強大的魂獸也很難對它造成傷害。作為魂師的武魂,在大陸歷史上不是沒有出現過,但卻極為罕見,因為朱晴冰蟾的情況有些像馬小桃的邪火鳳凰,自身寒毒是回反噬主人的。一個不好,魂師就會寒毒攻心而亡。所以罕有修煉成強者的存在。

        但一切事情都有兩面性,在反噬強烈的同時,它也擁有著恐怖的威能,以毒制勝。

        毫無疑問,先前她所發出的那一團白霧就充斥著朱晴冰蟾的劇毒,而貝貝在不查之下中毒倒地,沒有了他的控制,那雷霆龍首自然也無法繼續鎖定對手了。這夢紅塵不只是實力特殊、強大,計算的也十分精確。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擊敗了貝貝。看夢紅塵的樣子,她分明已經將這朱晴冰蟾的劇毒控制的收發由心,否則天煞斗羅也不會沒受到任何影響。至于她是否會遭受反噬就不好說了。

        貝貝沒讓米迦用出最強的能力,他自己卻也落了同樣的下場,光明圣龍的光彩威能再次出現在本屆大賽之上。

        因為霍雨浩和王言這異口同聲的高呼聲音不小,臺上的夢紅塵也聽到了。她有些訝異看了一眼史萊克學院待戰區這邊,哼了一聲,道:“不愧是史萊克,還有點見識。”

        比賽在繼續,個人賽是不能有絲毫停頓的,霍雨浩和王冬的話無疑是在提醒正走向臺上的凌落宸。

        但是,無論是王言還是霍雨浩,臉上卻都流露出了濃濃的擔憂。

        雨絲變得越來越細密了,無疑,在這種雨水覆蓋的環境之下,凌落宸的冰元素控制必定會大幅度增強。但是,同樣的,那從天而降的雨水又何嘗不是對手毒素蔓延的絕佳渠道呢?以貝貝的修為再加上藍電霸王龍武魂的抗性,竟然在短短幾次呼吸的時間內失去了戰斗力,可想而知,這朱晴冰蟾的毒性有多么劇烈,而且那夢紅塵本身還是一位五級魂導師。

        凌落哀目光平靜的走上比賽臺,隔著裁判站定,至少到目前為止,史萊克戰隊在個人賽上還是占據優勢的,她是第三個上場的,而對手夢紅塵卻是第四個。

        雨淅淅瀝瀝的下著,兩人就在雨水中緩緩后退,夢紅塵此時的神情就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

        凌落宸緩緩退后到比賽臺邊緣,微微吐出口氣,在她身體周圍落下的雨絲輕飄飄的蕩開,無法落在她的身上。

        “比賽開始。”

        就在這一瞬間,凌落宸表演出了極其華麗的一幕。

        武魂釋放,碑環自然出現,也就在它們出現的一瞬間,她身上的五個魂環竟然交替閃耀起來。

        在最多三次呼吸的時間內,凌落宸居然連續施展了五個魂技,能夠清楚的看到,從第一個百年魂環到最后的萬年魂環,五圈光暈如同漣漪一般交替閃爍。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技巧了,更是她自身對于冰的領悟。

        在正常情況下,魂師是決不可能以如此迅疾的速度施展魂技的,而凌落宸卻做到了。她完全是在冰中掌控,借用者每一個魂枝彼此之間的聯系,相互利用它們的關系。不但在最短的時間內釋放出了五個魂技,更是將整體消耗降低了三成之多。

        每一位能夠從史萊克學院走出來的內院弟子,都可以用出類拔萃來形容。

        伴隨著五個魂環的交替閃耀,首先出現在她掌中的自然是冰之法杖,冰杖在光環閃耀中舉起,晶瑩剔透的冰甲已經覆蓋全身,甚至連口鼻處也完全護住了。與此同時,一個冰牢已經遙遙籠罩住夢紅塵的身體,將她困在其中。大蓬的冰霧以凌落哀為中心瞬間爆發,最后是冰耀之環的擴散。

        整個比賽臺上的溫度幾乎在瞬間就下降到了低于零下五十度。

        極寒的冰霧以驚人的速度在比賽臺護罩內肆虐縱橫,飛速蔓延。

        凌落宸并沒有極致之冰的能力,她所掌控的冰,溫度最低也只能達到零下八十度左右。而霍雨浩的極致之冰雖然修為不高,但只要他愿意,在他能夠釋放的范圍內就能讓冰的溫度降低到零下二百以上。這就是冰之間的差別,也是為什么霍雨浩如此受到重視的原因。

        不是極致之冰并不是說凌落宸不強。能夠成為史萊克學院選出的正選隊員中主控魂師,她對冰元素的掌控早已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

        她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會受到劇毒的影響,那么,她就用最極限的手段去應對。用自己最極限的能力來防御,同時控場、控制對手。

        讓凌落宸意外的是,在她的全面爆發,華麗的連續施展五個魂技的同時,對面的夢紅塵卻是任由她的冰牢控制住,甚至連想要沖出來的感覺似乎都沒有。甚至在嘴角處還流露出了一絲不屑。

        冰霧在冰耀之環的增幅下不但溫度極低,而且蔓延的速度也是極快的。轉眼之間就已是蔓延全場。

        實際上,對于觀眾來說,可并不怎么喜歡凌落宸這樣的魂師,因為她一出手就極大程度的影響了觀賞性。

        很快,冰霧就將整個比賽臺覆蓋在內,看不到臺上的半點景象了。

        史萊克學院和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待戰區內,雙方隊員都很緊張,對于史萊克學院來說,這場比賽也同樣重要,再輸的話,他們就要被對手扯平了。雖然還有兩大魂帝,可對手也同樣還有馬如龍這位隊長未曾出手啊!

        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在所有人內心的煎熬之中,五分鐘過去了。

        比賽臺上的冰霧,漸漸散了……,

        當比賽臺上的一切重新變得清晰時,眾人清楚的看到,夢紅塵依舊站在冰牢之中。原本純白的膚色似乎變得更白了,整個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層冰霜。

        另一邊,凌落裳也依舊站在原地,高舉著手中的冰之法杖,整個人都包覆在冰甲之中。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