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二十章 唐門絕學(上)

    作者:唐家三少

        盾牌化為液態?這一切的變化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卻在瞬間扭轉了勝負之勢。

        哪怕最熟悉徐三石的貝貝都不知道,自己這位好友還有一個這樣的能力。更沒有人知道,這個魂技在未來成為了徐三石最為標志性的,近乎于無可抵御的恐怖能力。它的名字就叫做:玄武降臨。

        這是玄武盾自身附帶的強大能力,但是,徐三石因為無法完全操控這面盾牌,所以,他只能在近距離出手,而且能夠覆蓋的范圍還很小,并且只有一次機會。一旦被對手閃過,那么,他就再也沒有獲勝的可能了。

        所以,他一直在等。當對手的閃劍刺入他故意露出的右胸時,他知道,機會來了。

        得手后瞬間的放松,陳安慢了一拍,就是這一拍,給了徐三石全力一擊的機會。

        閃劍的閃電并沒有對徐三石造成什么傷害,只有那貫串的劍刃在他身上留下了劇烈的痛苦。

        水是導電的,更何況徐三石乃是玄武盾魂師,在武魂上,他依舊可以完全壓制對手。因此,在閃劍之中蘊含的閃電爆發的一瞬間,就都被他那水屬性魂力從體內導出了,想要傷害一名防御系戰魂師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柔和的水波籠罩,陳安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沖出去。閃劍想要收回卻已經做不到了。徐三石肌肉夾緊,同時雙手握住了劍刃,居然如同銅澆鐵鑄一般。

        不得以之下,并不擅長力量的陳安只能放開閃劍,他以速度制勝,絕不能被對手抓住。

        雷劍之上,一道道雷光剛剛亮起,劇烈的轟鳴卻就在劍體本身上暴起了。

        還是那句話,不純凈的水是導電的,玄武盾所化的光芒之中,蘊含的又怎么不會是水元素呢?

        粘稠的液體,竟然令陳安這堂堂五級魂導師、魂王硬是沖不出去。

        鮮血,順著徐三石的胸膛和雙掌中流淌,他硬生生的從胸口處抽出了閃劍。冷冷的注視著面前被玄武盾所化黑光困在其中的陳安。

        “再見。”

        眼底黑光一閃,徐三石背后的玄武虛影驟然化為另一面玄武盾,盾牌上的大蛇眼眸中紅光迸射。就在那一瞬間,原本困住陳安的黑色就變成了紅色。

        “住手。”天煞斗羅一橫身,就想要終止徐三石的攻擊。

        但是,玄武盾作為最頂級的武魂,本身的天賦技能攻擊方式實在是太詭異了。天煞斗羅一邊布置下一層光幕擋在兩人之間,同時伸出一只手想要將陳安從那團黑芒中拉出來。可他的手才剛剛探入那已經變成紅色的液體中,就像是觸電一般迅速收回。

        那種恐怖的感覺,令天煞斗羅的臉色一下就變了。

        那是一種發自于靈魂的戰栗,來自于玄武的洪荒氣息。然后,他就那么眼睜睜的看著紅色之中的陳安消失了。或者說是,溶化了。

        這一擊,已經不完全是徐三石的力量,而是他作為媒介,將那冥冥之中主宰著水與土的玄武之力引導而至。

        想要避免這一擊的爆發只有三個辦法,一個是不要被玄武盾所化的那一團黑光命中。那團黑光的攻擊范圍只有三米,而且它的施展次數就像王冬和霍雨浩的武魂融合技似的,三天內只能使用一次,而且還是要玄武覺醒的情況下。

        第二種解決的方式就是趁著玄武降臨全面爆發之前擊潰徐三石,唯有如此才能終止他召喚玄武降臨的儀式。

        至于最后一種,那就必須是要在武魂上壓制玄武才有可能了。而這一點又是何其之難?

        這是徐三石第一次使用這個天賦技能或者說是血脈技能,陳安也成為玄武降臨的第一個祭品。

        “啊——”臺下,一聲聲悲呼響起,日月戰隊的人要瘋狂了,以帶隊老師為首,就要沖上比賽臺。

        第三個,這已經是第三個戰死的隊員了啊!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帶隊老師的心已經完全慌了,死去三名優秀的天才,回去之后他根本無法向學院交代啊!

        徐三石卻看不到這些了,在陳安被那團紅光同化的同時,他自己也是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跌倒在地,昏迷了過去。這一次,他所要承受的甚至遠比上一次更加沉重。這回可沒有半點裝的成份了。

        以一名魂宗的實力,居然連勝兩名魂王級的五級魂導師,他為了史萊克的榮耀,已經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別忘了,他還是一位防御系的魂師啊!

        比賽臺的防御屏障只是對內的,為了預防內部的戰斗有力量外溢,是一個單向的防御屏障。因此,當日月戰隊眾人沖上比賽臺、沖向徐三石的時候,很順利的就上了臺。

        “站住。”天煞斗羅大喝一聲。他雖然也很郁悶,但身為裁判,他必須要阻止日月戰隊這邊的暴動。

        情緒jī動的日月戰隊眾人已經忍不住了,立刻就有數十道魂導射線直奔倒地的徐三石射去。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悍然出現在了比賽臺中央。所有的魂導射線瞬間潰散。

        空氣中仿佛有一層無形的黃色蔓延開來,包括天煞斗羅在內,比賽臺上所有的人都像是凝固了一下停止了全部動作。

        那站在臺中的身影拿著手中的酒葫蘆,淡定的灌了一口,目光平靜的看向對面的日月戰隊眾人。

        “想造反啊?”

        簡單的四個字,卻如四柄巨錘一般轟擊在每一名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隊員和老師們心頭,這一刻他們竟然沒人能說得出話來。

        毫無疑問,這出現在臺上威懾群倫的,正是饕餮斗羅玄老。

        玄老淡淡的道:“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斗魂大賽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萬年以前,但哪怕在武魂殿掌控大陸魂師的時候,大賽也從未被破壞過。人死了,你們想要算賬,請找裁判。按照比賽規則,為了展現真正的實力,參賽隊員必須全力以赴。誰全力以赴還能收手?而控制比賽的是裁判。有人死掉,只能說裁判不盡職。和我們的隊員有什么關系?要是誰打算破壞這萬年的規矩,就沖著老夫來。”

        一邊說著,他老人家轉過身就走到徐三石面前,一彎腰,將徐三石抱了起來。柔和的黃色光芒瞬間灌入徐三石體內。梳理著他的身體。同時封閉了他傷口處的血脈。

        天煞斗羅黃津緒這個郁悶啊!額頭上似乎都隱隱有三道黑線下垂。

        這老家伙,怎么還不死?可是,他卻硬是沒敢反駁。

        走到比賽臺邊緣,玄老抱著徐三石又重新轉過身來,“比賽還是要繼續下去,除非你們想讓幾十萬人看笑話。哦,對了,有一點我必須要說。別的人死了我不管,要是我的這些寶貝孩兒們身死,老夫也不能保證不會發瘋。似乎,在這里還沒有什么力量能夠阻止老夫發瘋的。”

        威脅,這分明是赤果果的威脅啊!但卻依舊沒有人敢吭聲。

        直到玄老抱著徐三石下了比賽臺,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師生們才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學員們還想去抗爭,但帶隊老師卻一伸手,將他們攔了下來。

        “老師,就這么算了?我們……”馬如龍義憤填膺的道。

        “閉嘴。”帶隊老師怒道:“你知道那是誰嗎?那是史萊克學院第一強者,在全大陸都能排名前五的存在。他的封號是饕餮。九十八級超級斗羅,有著無限接近于極限斗羅的恐怖實力。如果他發瘋,他甚至可以讓這座城市化為廢墟。就算是堂主在這里,也不會和他正面硬碰。天知道這個老家伙為什么會在決賽上出現在這里。”

        此言一出,日月戰隊的隊員們都像是被迎頭潑了一盆冰水似的,一個個都有種透心涼的感覺。

        身為魂導師,盡管他們始終認為魂導師在未來必將超越魂師,可是,九十八級這個數字已經完全超越了他們的認知,在日月帝國,根本沒有九十五級以上的超級斗羅存在啊!更別說是九十八級了。

        “難道就這么算了?”傷勢恢復幾分的笑紅塵不甘的道。

        帶隊老師鐵青著臉,道:“饕餮雖強,但他也要臉,不觸怒他他也不會以大欺小的。一切按照正常比賽規則來,他也不會干擾比賽。都下去。而且他說的對,我們的人死了,有很大一部分責任在裁判。這件事,學院早晚會討回公道。”

        事實證明,一位超級斗羅的強大威懾足以鎮壓全場,哪怕是星羅帝國的皇帝陛下和白虎公爵都沒有出聲。只是遠遠的看著。星羅皇帝許家偉臉上流露著幾分若有所思的神色,而白虎公爵則是雙眉微蹙,也在想著什么似的。

        天煞斗羅黃津緒性格孤傲、孤僻,換了別人,哪怕是當著數十萬民眾的面恐怕他也發作了。但是,在饕餮斗羅玄老面前,他卻不敢。是真的不敢。因為,就在二十年前,他曾經與玄老交過手,而結果絕不會比不久前星羅帝國皇室的另一位護國斗羅強多少……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