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完全爆發的徐三石(下)

    作者:唐家三少

        和其他魂導師戰斗的方式截然不同,當天煞斗羅黃津緒大喊一聲“比賽開始”的時候,他已經如同一道真是閃電般直撲遠處的徐三石。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陳安在速度方面甚至還勝過了兄長,哪怕是霍雨浩的靈眸視力,在那一瞬間也只是看到陳安手中似乎有一對短劍作為武器。

        百米距離,幾乎就只是一次呼吸間消失。那一抹凄厲的電光閃電般掠向徐三石,就連天煞斗羅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隨時準備種植這場比賽。

        徐三石的奶瓶光芒在對手沖出的一瞬間就消失了,hòu重的玄武盾抬起,他做出了一個仿佛與比賽毫無關系的動作。

        整個人向右跨出半步,同時玄武盾做出了一個斜黨的動作。而且,就在這一刻,他閉上了眼睛,封閉了自己的視覺。

        “當——”一道金光驟然從玄武盾上掠過,濺起一連串的火星,然后就是一連串的爆炸在玄武盾上響起,恐怖的爆炸力甚至令擁有玄武盾的徐三石也有些抵擋不住,迅速地后退幾步,不斷變換雙腳,才站穩身形。

        是的,陳安和陳飛不同。陳飛是一個速度型的遠程攻擊手,而陳安則是一名近體魂導師。他擅長的是近戰,是極速中的斬殺。強大的攻擊型近戰魂導器加上他自身超快的速度,他比一般的敏攻系魂王更加強大。

        他手中的那一雙短劍,已經被他重新鑄造了七次,每一次,這對閃電短劍都會變得更強。因為用心專一,這一對短劍已經是六級魂導器了。一并附帶閃的特效,速度奇快無比。另一柄卻附帶有雷暴特效,一旦命中,雷暴就會全力爆發,轟擊敵人,同時也給閃制造機會。減緩急速的沖刺只用了陳安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時間,下一瞬,他整個人就如同一團電光般攻向了徐三石。

        徐三石腳下,開始移動,細碎的腳步不斷變換,看上去,他的動作和那團撲來的電光格格不入,但是,他的步伐卻總能讓自己閃避在玄武盾之后。

        近戰魂導師和遠程魂導師相比,攻擊力更加強橫,別看那些魂導射線、魂導炮看上去十分炫目,但實際上,近體魂導器才能將魂導器自身的攻擊力發揮到極致。

        有著玄武盾加持,徐三石的防御力足以達到魂王程度了,可是,在陳安的狂攻之下,他確實節節后退,連想要站穩都做不到。一道道閃光,在玄武盾上留下一道道凄厲的火星,一道道雷光,帶起劇烈的轟鳴。,似乎隨時

        此時的徐三石,就像是風擺殘荷一般岌岌可危,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在那雷電中隕滅一般。距離比賽臺邊緣已經越來越近了,再這樣下去,徐三是就算能夠擋住對手的全部攻擊,也必然會被逼落比賽臺。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乘車難突然改變了攻擊的方向,讓徐三石的身形變成了橫向后退。“混蛋,他在干什么?”日月戰隊的帶隊老師忍不住起身怒罵。剛才的情況眼看著陳安就要贏了啊!

        “他要為陳飛報仇。這家伙”馬如龍有些無奈地閉上了眼睛,他能說什么呢?換了是他,又會如何?

        陳安不將徐三石逼落比賽臺,為的就是要用更多的時間進攻,尋找破綻,要將他擊殺。

        徐三石被逼迫著幾乎是在比賽臺邊緣橫向移動,他的動作似乎已經越來越踉蹌了,隨時都有可能被撲殺似的。

        天煞斗羅何等老辣,怎會看不出陳安的目的,因此,他此時就站在距離兩人很近的地方,一旦徐三石不支他就會立刻出手、

        “轟——”

        一聲炸雷在玄武盾上響起,徐三石的手似乎抖了一下,整個人迅速向hòu踉蹌了一步,他本來想用魂技來彌補,但就在這一瞬,陳安的速度卻提升到了定點,閃劍電射,直取徐三石胸前。

        天煞斗羅又一次猶豫了,他看得出,徐三石是躲不過這一擊的。但是,他也同樣看到,徐三石的玄武盾亮了起來。

        這時候如果他出手,必定可以終止比賽,但他卻無法判斷勝負。所以,他猶豫了,抬起的手終究沒有拍出去,他不能影響比賽的勝負。

        “噗——”閃劍驟然刺入徐三石的胸膛,劇烈「絕世唐門手殘手打」的電光瘋狂的在他胸口處爆閃,令他整個人仿佛都彌漫上了一層電光似的。

        “不——”臺下,重傷的江楠楠猛然坐起,悲呼聲中,再次噴出一口鮮血。徐三石怎能聽不到那聲音呢?本來他的眼神中已經充滿了決絕的味道,而就在聽到那一聲悲呼的剎那,一絲欣慰也隨之出現在了他眼底深處。

        彌漫在他身上的電光是閃劍所附帶的,閃劍入體,附帶的閃電就會瘋狂的在人體堊內肆虐,甚至將其撕得粉碎。

        命中的那一瞬,陳安大喜,暗叫一聲,哥,我為你復仇了。

        但是,就在下一刻,他臉上的笑容卻僵住了。

        徐三石體表是有無數點光閃爍,但是,這閃爍的電光似乎太多了。而就在他愣神的這一瞬間,一股柔和的水波迅速蕩漾開來。徐三石那堅實無比的玄武盾居然在這一刻像是柔化了一般,華為一團水波將他的身體籠罩在內。

        徐三石等待這一刻已經等得太久了。同樣是魂導師,面對近體魂導師,他的變異玄冥置換已經毫無作痛,將對手拉扯到面前,只能增加對方出售的頻率。玄冥震的震蕩速度甚至趕不上對方的出手速度。所以,他只能隱忍,只能選擇等待一個時機的到來。

        剛才真的是失誤嗎?不,當然不是。那是徐三石故意露出的破綻。因為他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魂力在玄武盾的消耗以及對手的狂攻下已經堅持不了太長時間了,已經沒有機會繼續等待下去。所以,他必須要冒險一搏。

        玄武盾華為一團黑色的水光準確地籠罩住了陳安。下一瞬,一個巨大的玄武虛影出現在了徐三石背后。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