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一百一十九章 完全爆發的徐三石(上)

    作者:唐家三少

        在玄武之力的加持之下,只是魂力的噴吐就讓火網落下來的速度大幅度的減緩了。而他那第四魂技玄冥置換卻不再是讓自己和對手換位置,而是硬生生地將他的對手傳送到了自己身前。

        是的,越是在這種大戰之中,徐三石就越是冷靜。他剛才做出那義無反顧的沖鋒動作,實際上都是在迷惑對手,讓對手大意。

        玄冥龜甲盾進化為玄武盾后,他的所有魂技實際上都是出現了變化的,玄冥置換由純粹的換位轉化成了可換位可傳送的強大魂技。

        玄冥置換進化技能傳送,可將一百米內任何生命體傳送到自己面前,傳送過來后的生命體將出現瞬間的僵直,時間雖然只有一秒,但對于防御系戰魂師來說,已經足夠做很多事情了。如果傳送的是友軍,那么,這瞬間的僵直也可以由玄武盾魂師本身控制著不出現。

        瞬間近在咫尺,令離焱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時就看到了徐三石那雙冰冷而可怕的全黑色眼眸,緊接著,玄武盾就拍擊在了他身上。

        論修為,離焱乃是魂王,徐三石只是魂宗。可在這一刻,玄武盾的拍擊卻產生了難以想象的效果。

        離焱在匆忙之際依舊有所反應,眼看不對,他第一時間想要做的就是jī發攜帶的無敵護罩。本次前來參賽,他們每個人在決賽之前都準備了一件無敵護罩,盡管這東西價格高昂,但用得好卻足「絕世唐門手殘手打」以扭轉戰局,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又是從來都不缺錢的。

        不過,這一次離焱卻失算了,玄武盾尚未拍擊到,他就感到一圈圈柔和的水波瞬間包覆住了自己的身體,要知道,他本身乃是火屬性,而玄武則是水土雙屬性,其中又以水為主、吐為副,那一瞬間的武魂絕對壓制,居然令他魂力收縮,沒能成功jī發無敵護罩。畢竟,無敵護罩不是觸發式的,更不是萬能的。

        下一瞬,玄武盾就狠狠地撞在了他身上。被撞中的一剎那,離焱整個人居然都變成了黑色,然后有一種如同水波被潑灑開來的感覺。無數金屬碎片從他身上四散紛飛,不僅如此,他自己也像是被一團旋窩吸附住了似的,身體并沒有飛遠,一連串的轟鳴驟然在玄武盾表面上暴起。同時閃耀的,則是徐三石身上的第一魂環。玄冥震。暴戾的玄冥震,變異的玄冥震!或者說是進化的玄冥震!

        那一剎那,離焱的身體幾乎被撞擊了千百下,魂導器被震散,魂力被震散,眼看著,就連生命都要被震散

        天煞斗羅及時出手了,在感覺到不對的那一瞬,他就已經瞬間出現在離焱身邊,一只手斬向兩人碰撞的中堊央位置。

        玄武盾上的黑芒劇烈地震顫了一下,徐三石踉蹌后退半步,而離焱卻直接軟倒在了地上,他胸前的骨骼至少已經有了冇七八根斷裂,五臟六腑更是受到了嚴重的震蕩傷害,如果不是自身穿戴著魂導器內甲,傷勢恐怕會更加嚴重。

        就連出手阻擋了徐三石的天煞斗羅,手掌都略微顫抖了一下,可見玄武盾所釋放的玄冥震胃里有多么強橫。這一刻,徐三石已經不只是防御系戰魂師那么簡單了。

        一股柔和的大力托著離焱的身體將其送下比賽臺,立刻就有治療系魂師迅速趕過去為他治療。天煞斗羅看了徐三石一眼,沉聲道:“日月戰隊第二名個人賽隊員陳安,上場。你,后退。”最后幾個字是對徐三石說的。

        徐三石并沒有收回自己的玄武盾武魂,緩步向后退去,同時手中已經多了一個奶瓶,在后退的過程中,他居然在武魂并不收回的情況下強行使用奶瓶。能夠看到,一圈圈乳白色的漣漪不斷從他身上向外擴散然后又向內回收。

        “三石。”臺下,貝貝忍不住大叫一聲。他最了解徐三石的能力,使用玄武盾武魂,本身就已經是jī發他自身潛能,相當于是在透支自己了,而為了短時間之內令自己的魂力恢復到最佳狀態,他居然在釋放武魂的時候使用奶瓶,魂力對身體的沖擊雖然被強大的玄武氣息壓制下來,可一但他脫離玄武爆發的狀態,反噬將會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

        而這時候,昏迷的江楠楠剛好在治療魂師的幫助下在蕭蕭懷中緩緩醒了過來。

        看著比賽臺上那正在一步步后退,背對著自己以奶瓶強行恢復魂力的高大身影,江楠楠的目光有些呆滯。

        他,他這是為了我嗎?他對我可是

        復雜的情緒瞬間充斥了這位絕色少女心中,體堊內的痛苦似乎不那么明顯了,心中對某人強烈的厭惡似乎在悄然融化著。

        他果然又覺堊醒了玄武的力量,我成功了。可是,為什么成功之后,我反而有些心慌?他對我真的是真心真意的嗎?可我可他

        江楠楠腦海中,漸漸浮現出了自己第一次見到徐三石時的清靜。一抹紅潮也隨之在她那吹彈可破的嬌顏上蔓延開來。低下頭,她似乎有些不敢去看臺上的他,可很快,她又重新抬起了頭,她的眼神也就在這一落一起之中發生了些許變化,多了一份真正的關切或者說是擔憂。

        陳安,日月戰隊正選隊員之一,武魂,閃鳥。陳飛的親弟弟。兩人只是相差一歲多而已。

        相比哥哥,陳安今年只有十八歲,以十八歲的年紀能夠代表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成為一名正選隊員,顯然他比哥哥有著更高的天賦。但是,他就只有那么一位兄長,曾經一直都被他當作目標的血脈至親。

        陳飛,死了,戰死在馬小桃的鳳凰火焰之下,陳安的眼睛,從那一刻開始,就變成了血紅。

        離焱,白了,他在天煞斗羅開口的那一瞬就跳上了比賽臺。整個人就像是燃堊燒了一般,有一層無形的光芒在閃爍。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