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七十二章 死亡之手,死神使者!(上)

    作者:唐家三少

        馬小桃和戴鑰衡在交談之中并來發現,坐在馬小桃另一邊的霍雨浩,雙手已經抓入了地上的泥土之中。

        只有一個妻子?在女色上很自律?那我母親又算是什么?內心壓抑的仇恨,在戴鑰衡這番話之下,更深刻了幾分。或許他是英雄,但他卻絕不是一個合格的丈夫和父親。如果有他干預,我們母子何至于……,

        天色已經越來越黑了,在這森林之中,大有幾分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正在這時,王言回來了。

        “大家都過來一下。”王言招了招手,示意所有人到他身邊。

        外院的學員們立刻行動起來,內院的七人卻顯得有些不耐。論修為,王言也是魂王,只是和他們差不多而已,又是外院的老師。這些內院學員一向只認實力。對于修為并不比他們卻強的老師沒有什么太多的尊重。不過老師畢竟是老師,面子他們還是給了。

        王言沉聲道:“我剛才探查了一下周圍的情況,再加上一路走來的觀察,目前有幾點發現。”

        “這附近已經有溫嵐樹出現了。溫嵐樹是一種較為珍稀的樹種,其樹心能夠入藥,樹干堅硬如鐵,最適合做各種家具。它的生長對空氣要求極高。只有在植被極為豐富的地方才有它的生存環境。我在一本古籍上曾經看到過,溫嵐樹所生長的地方,至少要深入密林五十里才會出現。同時,溫嵐樹幸喜陰寒,它的樹心對于修煉陰寒類武魂的魂師有很好的輔助作用。”

        馬小桃皺眉道:“王老師,您說這些要表明什么意思?”

        王言道:“我的意思是,有溫嵐樹出現,意味著我們已經進入到了明斗山脈的核心地帶至少也是進入了核心地帶的邊緣。根據我們的情報,死神之手盜匪團的并領有可能是一名邪魂師。就在剛剛,我發現了這個。”

        一邊說著,他從自己的儲物魂導器之中取出了一截樹干。這節樹干不知道被什么東西抓壞了一半,里面有圓柱形的空洞。

        王言道:“這就是溫嵐樹,溫嵐樹的樹心是深藍色的。現在已經沒有了。也就是說被人挖走了。結合我們這次的目標。我們可以大膽假設,這是那名盜匪首領或看是他的屬下干的。目的是為了用來給盜匪首領食用。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我們面對的敵人是邪魂師的可能性就很大。同時,也意味著我們距離敵人應該不遠了。”

        馬小桃道:“前一點我認可,可您又憑什么說我們距離敵人不遠了呢?這溫嵐樹難道在別的地方就不會生長么?”王言憑借一點蛛絲馬跡就分析出如此多的情報,不得不讓眾人佩服因此馬小桃也不自覺的用出了對老師應有的敬語。

        王言自信的一笑,道:“我剛才說過溫嵐樹是一種珍稀樹種。既然珍稀,自然是很少出現的。我剛才說的只是它的生長環境。但真的生長出溫嵐樹的地方卻是極為稀少的。在這里周圍,溫嵐樹的數量相當不少。是我所見過最為龐大的溫嵐樹林了。而它的樹心對于修煉陰寒武魂的魂師來說,不但有輔助的功效,還能增強內臟對陰寒魂力的耐受性。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對他們來說可以算是天材地寶了。換了是你們,會舍棄這種好東西么?因此,我幾乎可以斷定,盜匪既然曾經在這里發現并且采挖過溫嵐樹心,那么,他們駐扎的地方就一定不會距離這里太遠。我們的運氣不錯沒有走什么彎路就找到了目標。否則山脈如此廣袤,明天再沒有發現就只能空中偵察吸引敵人注意來防守反擊了。”

        王言這番話不禁令眾人有種刮目相看的感覺,全部十四名學員之中,他教導的只有霍雨浩、王冬和蕭蕭三人。但他們三人也只是知道王言在武魂方面的研究很深,學識淵博。卻沒想到他在野外的經驗上也是如此豐富。

        馬小桃下意識的問道:“王老師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守株待兔么?”

        王言搖了搖頭,道:“不,我們要主動出擊。人在樹林中行走的時候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現在天色雖然已經黑了,憑借我個人的力量無法發現這些痕跡,但我們有雨浩的精神探測在,想要尋找這些痕跡就并不困難了。雨浩,你跟在我身邊。聽我的命令進行探察。,’

        “好。”霍雨浩快步來到王言身邊,他也想學習、學習如何才能在密林中尋找未知的敵人。

        王言帶著眾人深入樹林大約三百米左右,在一株溫嵐樹旁停下了腳步,道:“我剛才發現被破壞的溫嵐樹中,這一株的痕跡是最新的,也就是說是最后被破壞的。雨浩,你用精神探測盡可能仔細的搜尋周圍直徑三十米范圍內。”

        “是。”精神探測開啟,霍雨浩伴隨著修為的提升,現在已經可以共享給十個人提供精神探測了。但為了能夠探測的更加精準,他只是將精神探測共享給了王言一個人。

        頓時,周圍的立體圖像迅速出現,在霍雨浩的精神力控制下,探測沒有一下就覆蓋到直徑三十米范圍,而是一米、一米的向外蔓延。這樣一來,探測出來的信息就不會一下子全都涌入到王言腦海之中,而是逐步出現,對他的分析和探察自然更有幫助。

        王言向霍雨浩比出大拇指,在他所教導過的學員之中,他最喜歡的就是眼前這個孩子了。或許霍雨浩并不是他教過的學員中最聰明的,但卻絕對是同齡人中最成熟、穩重也是最刻苦的。而且他更是王言教過的學員中天賦最好的一個。

        “停。”王言低喝一聲,霍雨浩的探察范圍頓時停頓下來。

        王言向他比了個不要移動的手勢,然后自己緩緩向側面三點鐘方向快步上前,蹲在樹叢中仔細看了看,再通過霍雨浩的精神探測共享核實之后,向眾人揮了揮手。就順著那個方向緩緩向前。

        霍雨浩迅速跟在王言身邊,始終將維持著精神探測共享的探察。其他人都跟在后面,馬小桃和戴鑰衡一左一右保護在兩側,控制系、輔助系魂師在中央。同為敏攻系的西西和江楠楠則消失在夜色之中,顯然是在較遠距離探察著周圍的情況。眾人有序前行,速度雖然不快。但王言前行的步伐卻很堅定。

        霍雨浩將精神探測也同時提供給了馬小、桃、戴鑰衡以及王冬。他們通過仔細的觀察,對王言也是越來越佩服了。

        王言總是能夠在霍雨浩的幫助下找到一些細微的痕跡,比如被踩斷的樹枝,地面上留下的淺淺腳印。樹杈上留下的破布。荊棘尖刺上留下的些許血跡。

        順著這些線索,他們漸漸走出了眼前這片樹林,整整半個多時辰,都是在這計遲緩的速度中前行著。

        “停。”王言突然抬起手。跟隨在他后面的學員們立刻蹲下身體,并且迅速湊近到他身邊。

        王言沉聲道:“我們尋找的方向應該沒錯了。前面有大量的腳印亂痕,顯然是經常有人走過的。敵人應該已經不遠,大家調整一下狀態,準備戰斗。”

        前方的樹林已經變得十分稀疏了,通過霍雨浩的精神探測共享,就算是馬小桃和戴鑰衡也能清楚的發現那些痕跡。顯然,王言必定是找對了地方。

        “王老師,厲害。”馬小桃低聲贊道,其他內院學員眼神中也明顯多了尊敬。

        王言苦笑道:“我修煉的天賦差些,很多精力就都放在這些雜學上了。沒什凍了不起的。等這次大賽之后,我可能就會到內院任職,如果你們喜歡,到時候都教給你們就是了。雨浩,你的精神探測最遠能夠有多少?”

        霍雨浩遲疑了一下后,道:“直線探測的話,大約能到二百米以上,但不能持久,因為消耗精神力和魂力都會非常大。”

        王言點了點頭,道:“那好,你用直線探測掃視一下前方從十一點鐘到三點鐘的方位。看有沒有什么發現。”

        “好。”霍雨浩功聚雙目,眼眸中的金色明顯濃郁了幾分,精神探測頓時從全面改為單方向,筆直向前而去,伴隨著他頭部的輕微晃動,掃描著王言所說的這個小扇形方位。

        “在左邊,隱約能夠發現大約五百米外有個山坡。腳印是朝著山坡下方而去的。”霍雨浩迅速給出了答案,同時也結束了自己的直線探測,這種探測方式的消耗對他來說依舊不小。

        王言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敵人應該就在山坡下了。如果我猜的沒錯,那里應該有他們藏身的洞穴。我們稍后動手時,先要確認他們的身份,確定是死亡之手后,該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們了。預備隊和我在一起,負責增援,小桃,主攻就看你們的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