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六十九章 邪魂師(上)

    作者:唐家三少

        "我們出發之前已經知會過星羅帝國在明斗山脈附近的守軍了,屆時他們會提供給我們詳細的地圖和準確情報。如果沒有問題,我們就要全速出發了。把你們的監察者之戒都收好了,只有執行任務的時候才能戴上。”

        眾人紛紛表示準備停當,馬小桃道:“你們幾個修為低的容易拖延速度,我們沒辦法遷就你們。這樣,我帶著霍雨浩,戴鑰衡,你帶王冬,凌落哀,你帶著蕭蕭。出發。”

        自從讓馬小桃介紹監察任務開始玄老就不在開口了。一切都由馬小桃來掌控。這即是對馬小桃指揮能力的信任,同時也是對她的磨練。龍無首不行,這次的監察任務也是大賽開始前的最后磨合。

        “我要馬學姐帶。”王冬突然開口說道,然后搶先來到馬小桃身邊,一臉欽佩的微笑,“馬學姐,我最佩服你了。你帶我好不好?”

        馬小桃愣了一下,笑道:“好,那我帶你,戴鑰衡你帶霍雨浩。我們走。”一邊說著,她右手在王冬腋下一托,騰身而起,疾行出發。

        戴鑰衡和凌落哀也是同樣的動作,分別帶上霍雨浩和蕭蕭加速前行。

        霍雨浩心中暗暗腹誹,王冬什么時候佩服過馬小桃了,似乎倒是對馬學姐流露過莫名的敵意是真的。這家伙到底搞什么?

        他知道卻并不代表馬小桃也知道,此時在馬小桃的幫助下,王冬一臉的滿足。心中更是十分得意。至于他那點小九九究竟是什么,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這一全面加速,就展現出內院弟子們的強大實力了。貝貝、徐三石、江楠楠都已經全力以赴,但跟的卻依舊十分辛苦。反倒是和菜頭好一些,他有魂導加速器輔助,四級魂導加速器已經能夠任意控制加速程度了,再加上他身體強壯,跟的反而不那么吃力。

        馬小桃雖然帶著王冬,但依舊沖在第一位,甚至還要不時降低速度等等后面的人。瀉火鳳凰武魂的強大速度能力彰顯無疑。

        戴鑰街帶著霍雨浩,霍雨浩只覺得自己宛如騰云駕霧一般,戴鑰衡的手掌寬hòu有力,支撐在他腋下,就像是一個平穩的軟托一般。戴鑰衡腳尖每一次點地,身體都會如箭矢般前沖三丈開外,在速度剛剛開始降低時,腳尖立刻再次點地加速。因此,他的前行速度雖快,但卻十分平穩。霍雨浩甚至是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高速前行了。

        道路兩旁,景物高速掠過,哪怕是以霍雨浩靈眸的能力都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

        “雨浩,聽說你和我弟弟之間鬧得不太愉快?”戴鑰衡一邊全速奔跑著,一邊向霍雨浩說道。

        霍雨浩吃了一驚,不是因為戴鑰衡的話,而是因為他在如此急速奔跑的情況下,竟然還能開口說話,而且聲音沒有絲毫抖動,就像是正常聊天似的。這戴鑰衡的實力真是可怕啊!

        “嗯。”霍雨浩模棱兩可的哼了一聲。

        戴鑰衡一臉誠摯的道:“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交惡的過程,但想來是華斌不對。作為兄長,我代他像你賠禮道歉了。華斌自幼天賦異稟,養成了傲慢的性格,我已經斥責過他了,還扇了他一巴掌。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打他。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們都在史萊克學院中修煉,現在你又成為了監察團中的一員,以后我們就是兄弟,是袍澤了。我希望在你心中不要有什么芥蒂,需要幫忙的話盡管說話。這次華斌欠你的,以后我幫他還。”

        戴鑰衡這話說的太漂亮了,如果不是霍雨浩曾經真切的感到過他情緒中曾經出現的獰惡和強烈殺機,說不定還真的會為他這番話為難。但此時他心中卻只有冷笑。戴鑰衡這是要拉攏我么?

        “學長,其實我也有錯。您說得對,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霍雨浩確實做不到戴鑰衡那一臉真誠的樣子,只能讓自己的情緒盡可能的平靜。殺母之仇,自幼的艱難困苦又豈是幾句道歉就能解決的?更何況,霍雨浩的感知比常人要強,更有著精神探測的存在,戴鑰衡在說剛才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心跳始終平穩,沒有出現半點的不同,也就是說,他的情緒十分穩定,和表現甚至有些jī動的真誠格格不入。

        戴鑰衡聽了霍雨浩的話還是比較滿意的,雖然看上去霍雨浩依舊有些芥蒂,但在他看來,霍雨浩天賦再好也還只是一個喜怒形于色的孩子。神色間的勉強和敷衍反而是正常的。

        但他肯揭過上次的事,就是一個不錯的開頭。拉攏一個孩子,在他看來并不難。而且,霍雨浩的技能雖然不錯,可本身修為畢竟太低了,還遠遠達不到對他有所威脅的程度,甚至在他看來,就算和戴華斌相比,霍雨浩也要差的多了。

        戴鑰衡微微一笑,道:“這樣就最好了。等接觸的時間長一點,你就知道我是怎樣的人了。”

        如果換了霍雨浩進入史萊克學院之前,他恐怕連掩飾自己的情緒都做不到,在戴鑰衡面前必定會進退失措。但一年多后的今天,他卻成熟的多了。他知道,自己短時間內絕對沒有報仇的可能,既然如此,就只有虛與委蛇了。

        “學長,剛才我聽馬學姐說起邪魂師,那是什么啊?”霍雨浩雖然沒有戴鑰衡那樣的修為,但他現在奔跑幾乎不用費力,以魂力護住口鼻說話還是可以的。

        戴鑰衡呵呵一笑,道:“我就知道你要問這個。邪魂師也是魂師,但他們卻很可怕。”以戴鑰衡的修為和自信,說起邪魂師三個字的時候,眼中竟然被霍雨浩捕捉到了一抹恐懼口以他這史萊克學院的精英居然都要懼怕邪魂師,霍雨浩原本只是隨口問出,但此時卻是暗暗吃驚。

        “邪魂師的存在由來已久,據說當年第一代史萊克七怪中的唐三先祖就曾經遭遇過一位強大的邪魂師,而且還是邪斗羅。并且從他那里得到了一個領域類的能力。所謂邪魂師,就是魂師之中一些擁有極為特殊的邪武魂的存在。”

        霍雨浩吃驚的道:“武魂也有邪惡的么?”

        戴鑰衡點了點頭,道:“武魂可以是任何東西。

        武動本身并沒有正邪之分,但是,當一些能夠修煉的武魂需要以特殊方式進行修煉之后。那么,這個武魂就必定是邪惡的。我給你舉個例子你就明白了。”

        “大約在六百多年前,大陸上曾經出現了一位強大的邪魂師,并且最終成為了封號斗羅級別的強者,他給自己的封號叫做血嬰。他的修煉方式極其特殊,武魂更是十八歲時才覺冇醒的。武魂覺冇醒之后,他就對嬰兒產生了一種特殊的癖好。必須要吸食嬰兒腦髓,吞噬嬰兒心臟才能修煉。你說,這樣的魂師能不邪惡么?他從普通魂師修煉到封號斗羅,要禍害多少的嬰兒?”

        霍雨浩只覺得一股涼氣順著尾椎扶搖直上,一直沖到頭皮,那種頭皮發炸的感覺令他險些驚呼出聲,他從未想到過,竟然還有這樣的魂師存在。

        戴鑰衡眼中也同樣流露著恐懼,“血嬰斗羅的實力極其強橫,他那邪惡的修煉之法冇令他在短短二十年時間內,不到四十歲就達到了封號斗羅級別。他在施展魂力的時候,就會出現一個血嬰,有著無與倫比的恐怖攻擊力和腐蝕能力。他的全部九個魂環之中,最低的一個都是千年級別,更有兩個十萬年魂環之多。后來,還是咱們史萊克上一任監察團團長親自出手,尋找了他五年之久才將其鏟除。在那之前,咱們學院已經是十幾位老師和學員死在他手上了。你說,這邪魂師可怕不可怕?”

        “或許,邪魂師天性也并不邪惡,但魂師的個人實力與權力是一樣的,都很容易引人走向黑暗。看著唾手可得的強大力量,又有幾個人抵抗的住誘冇惑呢?最終,只能由邪入魔,走向墮落。對于咱們監察團來說,這些邪魂師是我們最大的對手,也是最難對付的對手。但一旦發現有邪魂師出現,就必須要盡快鏟除。因為他們不但破壞力強,而且成長速度極快,雖然邪魂師很難活的太久,但他們卻能夠在有生之年中產生巨大的破壞性。”

        霍雨浩恍然道:“原來如此,謝謝你學長。”雖然他心中對戴鑰衡始終存在著警惕,但也不得不承認,身為內院弟子,戴鑰衡的知識和見識要比他豐富得多。

        “學長,我還有一個問題。剛才馬學姐說,三天之內我們就要完成這個任務。雖然我們現在速度已經很快了。可是,咱們學院地處于天魂帝國,毗鄰星羅帝國北疆中部,而明斗山脈則是在星羅帝國西部,距離何止千里。三天時間就算我們拼盡全力也未必能夠趕到啊!更別說是殺敵了。”


    陌陌28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
  • <sup id="zxfxo"><menu id="zxfxo"></menu></sup>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 <dl id="zxfxo"><ins id="zxfxo"></ins></dl>
    <sup id="zxfxo"><ins id="zxfxo"></ins></sup>